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志愿服务,让我充分认识到了...
·
两会新热点:聚焦“蚁族”群体
·
张念利:肯学肯钻的“状元郎”
·
大爱无言写青春
·
“我的另一条道路”
 热点人物
 
·
布衣文人李云舟的平凡生活
 
 
王锐祥:品牌之路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9年06月29日
 

  16岁那年,他带着梦想离开家乡。

  而今,他成为中国专业音响的领军人物。他所创建的民族品牌LAX专业音响,改写了中国专业音响与百年奥运无缘的历史,成功进驻“鸟巢”。

  文/本刊记者 张亚平 刘雅婷

  16岁那年,他带着梦想离开家乡。他当过三轮车夫、水果摊小贩,当过印刷工,也做过卡拉OK厅兼职DJ。

  21岁那年,他在易发商场一隅不起眼的门面开了家电器行,做起专业灯光音响生意。

  13年后,他成为中国专业音响的领军人物,他所创建的民族品牌LAX专业音响,在角逐2008北京奥运会国家体育场扩声系统工程项目中,逐一击败几十家国际知名品牌,改写了中国专业音响与百年奥运无缘的历史,成功进驻“鸟巢”。

  他就是王锐祥——广州市锐丰建业灯光音响器材有限公司董事长。而时至今日,由于他一贯的低调处事风格,在专业音响领域之外,王锐祥的名字依然鲜为人知,这让他和他的公司都多少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签约鸟巢——荣誉与责任

  “奥运会开幕的时候,人们会为之喝彩鼓掌,或许没人知道我们为奥运做了什么,但我知道,我们做了一个中国人应该做的,这就够了。”

  2006年12月8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在数百名领导与嘉宾的见证下,董事长王锐祥与国家体育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杨蔚鹰共同签订《国家体育场供应商协议》。根据协议,锐丰公司的LAX专业音响将进驻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馆——国家体育场(俗称“鸟巢”),扩声系统采用LAX 之Sound Wave线性阵列扬声器作为主扩扬声器,将安置236个主音箱和500个辅音箱,整个扩声系统将在2007年完工。这是中国专业音响第一次参与百年奥运盛事。

  王锐祥也因此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与媒体的期待相反,处事低调的王锐祥依然保持以往的风格,很快淡出公众视野。

  记者从“五一”之后就开始联络采访事宜。真可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见到王锐祥本人,已经是霜叶即将红了的秋天。

  “我们不能有一点马虎,不能有丝毫松懈。中标奥运鸟巢,只是拿到了奥运的入场券”,王锐祥恳切地向记者解释,“并不是我们不需要宣传,锐丰发展到今天,进一步扩大影响非常重要。但奥运未开,鸟巢未响,我就要冷静,不能浮躁。我还是想等奥运完了,声音响了,我怎么说都可以。这之前我不想谈宣传这个事情,我还是想踏踏实实把2008年奥运的事情做好。对媒体和政府相关部门,我曾写过建议给他们,我说,你们现在宣传我,大家都有风险;如果到时候我演砸了,那就不是损失我一个人了。等我完了事以后再名正言顺地做,你怎么帮我宣传,那都是好的,我非常感谢。所以,几乎所有的采访我都回绝了。”

  真诚的王锐祥,这是记者的第一印象。

  今年3月,LAX音响已经进驻鸟巢,施工安装现已接近尾声。王锐祥的奥运梦想就要实现了。他本该平静地期待荣誉,期待在鸟巢举行奥运开幕式的那一天,当国歌奏响的时候,他可以骄傲地告诉世界,百年奥运中国专业音响已经实现了零的突破。但此时的王锐祥,感受最多的是责任。

  现在,王锐祥的名片上已经赫然印有鸟巢图案,他是把自己与奥运紧紧连在了一起。他说,“当时决定要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想到的是中国音响行业中我个人的分量,签了这个约,就不是我们一个行业的事情了,是关系到我们13亿中国人脸面的事啊。我拿鸟巢,是想为我们这个行业里的人争口气,但拿下了鸟巢我感受更多的是13亿中国人的分量??”

  在竞标鸟巢的过程中,王锐祥曾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当我们确定不惜一切要做鸟巢的时候,全世界的人似乎都在说不可能,没有机会”,但王锐祥从来没有屈服,从来没有气馁;在自己的团队面前,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士气。他激励自己,“人们告诉你说某件事情办不到的时候,你已经有了胜算的机会。”而真正拿下鸟巢后,王锐祥又变得十分冷静,他明白,荣誉的背后是“天大的责任”,激情过后更需要周密的安排和科学严谨的态度。

  近一年来,确保鸟巢音响工程质量成为王锐祥的第一要务。他选调了最强的技术力量充实北京分公司。他告诉记者,“我们整合了一支世界级的技术团队,工程设计是最好的,调音台是最好的,系统安装和常规维护方面也是最好的。”他对自己的队伍十分自信。

  “如果奥运会开幕式声音响不了了,这影响是毁灭性的,所以我要避免这个东西的话,从现在开始要做百分之三百的准备,不能出现半点的疏漏。”为此,锐丰公司在原来设计方案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套备份,这自然会增大投入,且增加设计和施工的难度。公司里几位参与设计工作的外籍雇员表示不解,说从来没搞过这么复杂的系统。王锐祥说,“这不是经济、钱可以来衡量的,这里有13亿中国人的声誉。按常规你们可以认为这样的系统多余,但奥运工程我必须这么做,只有这样,我们所有的人才能安心,才能睡得了觉。”

  目前,鸟巢音响设备的施工安装已基本结束,明年3月将进行总体调试。王锐祥对自己的“作品”充满信心。他告诉记者,“现在,还有好多行业外的人为我们操心,都是善意的提醒,这都说明对我们民族品牌的关爱;其实大家想到的问题我们已经解决好了。奥运会虽然没有开幕,但我们已经成功在握。”

  关于如何利用奥运商机进行品牌宣传,王锐祥说,锐丰公司也在对一直延续至今的这种低调风格进行反思,因为对一个企业来说,能与奥运结缘,是扩大企业品牌知名度的绝佳机会。“锐丰公司不仅要埋头实干,也要会吆喝。要借助媒体的传播,让锐丰的名字不仅在业内叫响,也要让锐丰音响这个品牌深入社会大众的心里,在专业声光领域内真正树立起一个让全世界尊敬的中国品牌。”但他同时强调,“无论怎样,眼下必须保证把奥运的事情办好。”

  北京奥运,是每个中国人的梦想。北京奥运的成功举办,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荣耀。王锐祥说,“可能奥运会开幕的时候,人们会为之喝彩鼓掌,或许没有人知道我们为奥运做了什么,但我们知道,我们做了一个中国人应该做的,这就够了。”

  创业初期——成功与无奈

  “对国外品牌商而言,代理商仅仅是一个赚钱工具,他们从骨子里瞧不起你,觉得你只不过是一个持有护照满世界跑的农民工而已。”

  1973年1月,王锐祥出生在广东番禺的一个农村家庭,按旧历,他算鼠年出生,2008奥运正是他的本命年。他虽然生活在农村,但父母不做农活,是做小买卖的,在以前的农村合作社,就是现在的杂货店。在王锐祥的记忆中,很小的时候他就骑着单车帮父母去拿货什么的,每次最起码有五六十样东西,他得记住进货的价钱,自然也就知道要卖多少钱。家里的店面很小,就三四十平方米的房子,上千样东西放在里面,顾客要买什么东西他都得记着每样东西在哪里,卖多少钱。平常放假、放学,他都要帮家里拿货、看铺子,从小也就养成了做生意的习惯。回想起这段童年时光,王锐祥说,“当时自己很苦闷,人家的孩子都可以玩,我不能,心里也很委屈,还有点恨自己的父母;学习也受影响,很后悔没有很好地念书。但现在看来这段经历也是财富,如果没有从小的训练和熏陶,也不会很小就有做生意的概念了。”

  16岁那年,锐祥的妈妈得了大病,家里的店面无人照料,店面就交给他来经营。当时他正在当地的一所技校读书,他请了一位家境贫寒不能继续读书的同学照看店面,自己一边读书一边料理生意。这算是王锐祥迈入商海的第一步。

  技校毕业后,王锐祥带着梦想走出了家乡,怀揣500元钱到番禺市桥谋生。他当过三轮车夫、水果摊小贩、当过印刷工,也做过卡拉OK厅兼职DJ。1993年他在番禺易发商场开了一家餐馆。

  王锐祥毫无社会背景,虽然很小就接触生意,但他生性老实,待人诚恳,愿意帮助别人,在简陋的餐馆里,他很快结交了不少南来北往的电器商。他看到商贩们带着装满现金的编织袋进进出出,就帮助他们看管现金。当时货运紧张,不少外地来的商贩为了争抢货车不惜大打出手,王锐祥就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提前安排好货车或直接帮助他们代办发货。日久天长,王锐祥赢得了不少商家的信赖。那些熟识的商贩们经常向王锐祥抱怨厂家的服务和质量不好,而且还常常上当受骗,他们开始鼓动王锐祥关掉餐馆,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一起做。于是毫无经验的王锐祥就关掉了餐馆,在易发商场一隅最不起眼的门面开起了锐丰电器店,改行做起了专业灯光音响生意。那些相信他人品的商贩朋友和跑车的卡车司机都成了他的第一批客户。

  现在看来,这次转型对王锐祥今天的成就意义重大。但当时,二十出头的王锐祥并未意识到自己将会开始怎样的商业旅程。与大多数商家一样,他开始做代理生意。最初代理的品牌比较杂,也并不专业。“因为当时物资很短缺,全国各地的人都到易发商场来拿货,几乎没有卖不出的产品,1993年的时候,像电冰箱等很多家庭电器都很需要,专业音响设备国内更是没有,我赶上了好时候。”王锐祥如是回忆当时的情景。

  在商品匮乏的年代,生意变得异常简单:拿货,然后加价,再卖给那些疯抢的商家,然后就坐地生金了。王锐祥生性使然,他懂得吃亏,也善于妥协,生意场上“不够狠”,既做生意又交朋友,薄利多销,和气生财,锐丰电器很快后来居上。

  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之后,王锐祥开始满世界跑,参加大大小小的专业灯光和音响展会,代理的产品逐渐集中到几家国外的专业音响品牌。到1995年,锐丰电器成为几家国外知名品牌专业音响的中国总代理,年销售额几亿元。王锐祥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在易发商场,他开始小有名气了。20岁出头,就有相当的资产,有车有房有事业,在行业内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从商人的视角看,王锐祥已经算得上成功。

  想当年,涉足电器生意的时候,王锐祥不曾有过太高的想法,但他的骨子里不是一个简单的生意人。生意场上的成功,财富的增长,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快乐和满足。每当他去国外和强势品牌进行谈判的时候,对手的傲慢和不屑经常让他伤感。

  回忆起这段做代理商的经历,王锐祥的感情十分复杂。“我感到人家从骨子里看不起我们;你为人家做代理,是在帮他们做事,理应得到他们的尊重,但人家并不这么看,他们反以为是给了你赚钱的机会,你应当感谢他们才对。说到底,对于国外那些品牌商,我们这些代理商仅仅是一个赚钱工具,他们从骨子里瞧不起你,觉得你只不过是一个持有护照满世界跑的农民工而已。那种感觉,真不知道怎么用语言表达。所以我就等于给他们打工打了几年,我觉得这种现状需要改变,不能这样。”

  王锐祥在经历一场痛苦的蜕变。他已经拥有一定的资本,他还年轻,他需要自己的事业,需要活出一个中国人的尊严。“所以代理做了两年我就不甘心了,我想做自己的东西。如果我再这样做下去,到我的儿子辈都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没劲了。所以后来就一直想方设法做自己的工厂,想做自己的品牌产品。”

  创建品牌——悲情与决心

  在洛杉矶国际机场,他看到玻璃窗外美国某音响品牌耀目的广告牌时竟潸然泪下。他发誓,一定要创造中国人自己的音响品牌,让美国人也听听中国的声音。

  国际专业灯光音响每年在美国洛杉矶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展会,汇聚了世界各地的知名厂家和经销商。锐丰公司当时主要代理美国的博世(BOSE)、和JBL等品牌,是他们在中国的总经销,因此每年都去参会,也会去参观他们的工厂,交流总结一年来的合作情况,探讨存在的问题。1995年王锐祥跟香港一些公司一起去参会。而正是这次展会给王锐祥留下永远的痛,坚定了他创建民族品牌的决心。

  据王锐祥介绍,当时代理的一家品牌,每年在中国市场卖到十多万只音响。从市场反映的情况看,这种音响的喇叭经常烧,坏了就要跟他们买,价格很贵,客户的反映很很强烈。通过调查分析,发现原因在于这种音响的高音有问题。厂家考虑了音色的穿透力,像把刀一样很锋利,但同时也很脆弱,容易烧。针对这种情况,公司提出解决方案,建议厂家在考虑音色穿透力的同时首先要保证安全性,否则,再好的东西不安全、不可靠,对于使用者而言是很麻烦的事情;加上维护成本高,长此下去会失去市场。“我们提出的解决方案完全是为了厂家的利益,但他们不信任你,”王锐祥非常恼火,“给我的感觉是,人家根本没有把你的意见当回事,在他们看来,你中国人懂什么,他们的产品完美无缺,喇叭烧坏是因为你中国人不会用。他们的产品不会因为中国人的意见作任何改变。”

  美国人的傲慢激怒了自尊的王锐祥。他感觉委屈,明明是善意,但得不到对方的理解;明明是为了对方的利益,而对方误以为自己有怎样的企图。“我反映的是真实的中国市场状况,他们怎么有这么大的意见。”王锐祥不理解。

  联想到日常谈判沟通中,国外品牌商家对中国人的很多不公平,王锐祥感到了莫大的屈辱。“说到底,人家怀疑你的能力啊,认为你的技术不好,信誉方面也有问题,说到底,人家不信任你。”

  王锐祥说,这是他多年来最为沉重的一次美国之行。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候机回国时,当看到玻璃窗外美国著名音响品牌耀目的广告牌时,他竟潸然泪下。他发誓,一定要创造中国人自己的音响品牌,将来进入美国市场,让美国人也听听中国的声音。

  “LAX”,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的品牌。以后,有人将这个品牌的名称与洛杉矶国际机场的英文缩写联系起来,王锐祥解释说: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头脑一热,突然想出来的名字。不能说与这次洛杉矶之行无关,但也不能那样来解释。为了避免误解,2000年我又注册了中文商标“锐丰音响”,“LAX”的中文名就是“锐丰音响”。中英文名称看上去不挨边,只不过一个中文名,一个是英文名而已,就比如我的中文名字叫王锐祥,英文名字叫Andy。

  王锐祥坦言,自创品牌完全来自于内心的冲动,他就是想告诉世界:你们能做的事情,中国人也能做,而且能够做得更好。他要实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尊严,他决心打造一个全新的自己。

  在工厂建立初期,王锐祥在全国搜罗专家,能请来的都请来,请不来的谈合作,聘请“周末工程师”。他找到了一条短期内解决技术瓶颈的有效途径。“当代企业家不是看你有多么的能干、多么的聪明,而是要懂得与人合作妥协。”王锐祥说,“如果老板是诸葛亮式的人物,事必躬亲,所有的事情都要一个人包办,不仅老板完了,企业也就完了。” 他乐于把企业看作是舞台,老板的作用就是组织演出,对演出人员要分工协调、要建立好的利益机制,然后放手让他们去表演,至于演得好不好,要进入市场,让观众评判。

  对有些企业在创业初期就投入重金进行广告狂轰滥炸的做法,王锐祥从来没有想过要效仿。他说,与其建一座空中楼阁,不如踏踏实实做事。对于企业的发展路径,王锐祥认为,“在专业音响和灯光领域一个显而易见的潮流和趋势是,客户需要的是一套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单项服务的公司很难在一些大项目竞标中获胜。”

  如何做好“灯光音响专业化解决服务商”角色?王锐祥认为,应该两条腿走路:民族品牌制造与国际品牌代理相结合。两条腿走路的好处在于,可以更好地了解和吸收世界一流音响厂家的优势,快速弥补自己的技术短板,也可以通过代理收益养活和培养自己的专业销售、服务和售后维修团队,在市场进入初期通过原有的市场渠道快速抚育自有品牌,同时可以满足客户的不同需求,承担客户的一揽子解决方案。与此同时,雄心勃勃的王锐祥颇具全球视野,在品牌创立不久,开始将LAX品牌进行全球品牌注册。

  2000年,锐丰音响公司自主研发生产的LAX品牌专业音响设备在广东省第九届全国运动会主场馆音响系统上初试身手,一举取得成功;后来又先后成为黑龙江第十一届运动会、江苏省第十六届运动会等大型运动会开幕式的演出及场馆扩声系统,经过严格的考验,LAX专业音响以质量稳定、扩声效果好受到广泛赞誉。

  2001年,锐丰音响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万人马戏表演场——广州长隆大马戏声光系统的提供商。在场地建筑缺少必要的声学条件、严重影响声音的均匀传送和清晰度的苛刻的条件下,LAX音响不仅营造了梦幻般烟花水幕的效果,还兼顾了马戏表演的要求,达到了最好的音响效果。在项目完工后,又通过长达6年的持续跟踪服务,为长隆大马戏培养了一支专业的维修队伍。

  2002年,锐丰音响公司为北京故宫博物院提供公共广播系统,标志着LAX正式进入国家级场馆。

  对于这些具有重大公众影响力的项目,王锐祥认为,即使少赚钱甚至不赚钱,也要让LAX音响在这些让中国人自豪的地方发出中国人的声音。在LAX的客户名单里,包括中南海、中 宣部、最高法院、颐和园、雍和宫等。

  2005年,锐丰音响创建的LAX品牌专业音响设备经过不断完善后,迎来了一次真正意义的大考,该品牌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在江苏南京举办的第十届全国运动会开幕式、闭幕式的音响系选择了LAX品牌专业音响,开创我国音响界在国家级重大活动项目中首次全部使用国产音响的历史,实现了零的突破。锐丰音响最终出色完成了十运会主体育馆扩声任务,经受了国产音响在国家级大型体育活动中的检验。著名作曲家卞留念对南京奥体中心现场音响的评价是“国际水准”。

  在自创品牌的过程中,王锐祥也曾面临一次极具诱惑的抉择。一家实力雄厚的国际品牌商希望并购LAX,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张上亿元的支票,对方给他提出的唯一要求是放弃LAX品牌,专心做代工。王锐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LAX品牌创建10年来,锐丰音响公司已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国内音响领域脱颖而出,成为行业领跑者。志存高远的王锐祥开始将目光指向了2008北京奥运。

  逐鹿奥运——尊严与实力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是锐丰成为世界品牌的唯一机会;如果中国人的奥运会都不用中国音响,那么中国的音响就没有太多的世界机会了。”

  2001年4月,王锐祥随“申奥助威团”来到莫斯科,他亲眼目睹了激动人心的申奥场景,在庆祝胜利的欢乐海洋中,他也真正体会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尊严。“我当时流泪了,我们很多人都泪流满面。我当时就下定了决心,中国音响也要参与奥运。”

  “鸟巢”(国家体育场)为带穹顶的体育场,规划建设规模14.5万平方米。体育场内大约91000个永久座位和临时座位。其中贵宾席1500个,记者席1500个,运动员席2000个和若干个VIP包厢。

  在这样一个超大型的体育场内设置扬声器首先必须满足高声压、强指向、远射程等主要技术参数要求;同时,由于主扩声系统除用于语言扩声外,还配合流动演出系统用于大型的文艺演出,所以除了要求达到指标外,对扬声器的音色上也有很高的要求,因为在文艺演出中,主观音色比客观参数更为重要,而在以往的相关工程中主观音质评价往往是被忽略的。

  根据以上要求,专家委员会评议,线性阵列扬声器是最佳选择。而锐丰公司的LAX 专业音响之Sound Wave线性阵列扬声器,历经10年的专业音响开发,当时代表了国内扬声器设计的最高水准。

  按照国际奥委会的规定,所有参与竞标的品牌都必须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中竞争。而纵观百年奥运史,奥运会主会场的音响历史,历来是由世界顶级品牌书写的,国产品牌的使用记录为零。很显然,锐丰音响要拿下鸟巢工程,就必须与世界顶级品牌公平竞争。竞争没有捷径,靠的是实力。

  2005年7月,鸟巢音响工程开始全球招标。王锐祥首先面临的是集体不信任。“我们是第一个报名、也是唯一一家参与竞标的国产品牌,但我们列在签名簿的最后一名。”王锐祥介绍当时的情况。 “你可以想象到,参与论证的三四十个专家,里面大多数都有国外的背景,专家们都五六十岁,在七八十年代,他们用的都是进口设备,都是国外的品牌,比方你是做照相机的,你初学摄影的时候接触的就是尼康这些东西,学的都是他们教你的,你叫他们把这些东西放下,用一个新的品牌,用新的方式方法,你想想有多难。在很多专家看来,国际品牌是正规军,我们只是作为陪衬的游击队。”

  但在王锐祥的眼中,国外品牌有着很大的软肋,具体到功放、音响、调音台,它们在某一项上各有所长,但在三者相对均衡方面,LAX更有优势;至于在安装、维护及技术改进方面,LAX的优势就更加明显。只要LAX在调音台方面能够弥补缺憾,那么在系统测试时,LAX肯定能取得总分第一。

  王锐祥迅速组建了自己的鸟巢竞标团队。他与总经理徐凤云作了明确分工,他负责系统整合企业的实力,而徐凤云负责让招标方更好地了解LAX音响的技术实力。“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为这是锐丰成为世界品牌的唯一机会,如果中国人的奥运会都不用中国音响,那么中国的音响将没有太多的世界机会。”王锐祥下了死命令。

  鸟巢招标,王锐祥和徐凤云整整谈了一年半。徐凤云不知道为多少人讲述过锐丰音响的技术特点和优势,一整套深奥复杂的技术术语几乎脱口而出。“谈判的难度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一次我为了见一个专家,整整等了他三天,由于对方太忙,没有时间,我几乎向私家侦探一样,他走到那里,我就跟到那里,有时间就说几句,没时间,我就继续等,直到把我想说的该说的都说完。”徐凤云说,自己在心力憔悴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想放弃,每当这时候,王锐祥就鼓励他花再大的代价也要继续走下去。王锐祥回忆,有一次谈判受挫,徐凤云表示为难,他很激动,竟然拍着桌子跟说:凤云,如果鸟巢搞不定我会恨你一辈子的。“他永远都记着我这句话。”现在想来,王锐祥感到歉意。

  鸟巢竞标结束之后,鸟巢指挥部对锐丰的评价是态度最诚恳,跑得最勤,工作最热心,准备最认真。

  2006年10月,国家体育场扩声系统经过六轮比选竞争进入最后的白热化阶段,竞标厂商剩下最后几家:两家美国公司和中国民族品牌LAX专业音响。由于锐丰公司在竞标过程中率先提出全额赞助方案,所以,最后的竞争事实上变成了争夺赞助权的较量。外国的公司在商务谈判方面比锐丰更有经验,经济实力也比锐丰强,因此锐丰面临着更大的挑战。锐丰要赢得这个标关键就在产品与技术上的较量。

  决战临近尾声的那段日子,情况突然变得对锐丰公司十分不利,王锐祥焦躁不安。国家体育场一位熟悉王锐祥的领导安慰他说,阿祥啊,你做的一切我们是很感动的,即使你不中标,我们也会送你一面旗,因为你已经为国家争了光,也为我们体育场建设省了很多钱啊。王锐祥一听这话更加着急。他告诉记者,“我知道这件事可能不行了,当时很激动,眼泪刷刷掉下来。我说,作为一个企业家,竞这个标失败了我会省下来很多钱,这是我真金白银挣回来的钱。可是我不甘心啊。如果我们鸟巢被国外音响占据的话,中国专业音响这个行业可就彻底完蛋了。为了这个行业我拿这几千万心甘情愿,把我的全副身家都压上去我都愿意。”

  经过紧张的等待,情势又峰回路转。2006年11月14日,经过国家体育场音响专家组反复计算、核实,最终敲定设计方案选用了知名品牌——LAX之SoundWave线性阵列扬声器作为主扩扬声器。这款音箱是锐丰公司针对鸟巢扩声系统专门开发的产品,在开发的过程中,得到了国内很多专家在技术上的帮助。在扩声系统的优化方面,锐丰邀请了很多国内知名专家针对扩声系统的合理性、可行性进行多次的专家论证会。

  在国家体育场音响设计方提呈给国家体育场的推荐函中写道:“锐丰公司提供的体育场扩声系统方案与国家体育场设计方提供的系统方案一致,从系统方案来说满足设计的要求??相比较而言锐丰公司提供的国家体育场扩声系统更易满足设计的要求,推荐接收锐丰公司为国家主体育场扩声系统提供的赞助。”

  王锐祥终于梦想成真。

  对锐丰公司的成功,国家体育场音响专家陈怀民说,“锐丰音响在产品开发和推广方面的力度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他们中标国家体育场的扩声工程绝非偶然,这是实力的见证,也是我们国人的骄傲。” 国家体育场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仕洲说,“锐丰纯粹是靠自己的实力赢得这次竞争的。”

  品牌之路——任重而道远

  锐丰音响将继续加大研发力度,进一步提高产品及服务质量,务求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最周到的服务,将LAX真正打造成优质民族品牌的典范、为世人称道的国际品牌。

  中国商界:锐丰音响进驻鸟巢,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对提升企业的形象和品牌知名度有哪些具体的帮助?对经营工作有哪些积极的作用?

  王锐祥:从经营角度看,锐丰公司要真金白银投入4000到5000万元,包括赠送和供应产品。从权益上来看,一是肯定了锐丰产品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因为中标奥运场馆要经过无数专家的论证。二是做奥运工程,可以培养一支高素质队伍,对于产品的品质和工艺水平会有很大的提升。最后是品牌国际化,对于开拓国际市场具有深远的意义。由于我们的产品得到了奥运会场馆的认可,对市场推广肯定有正面作用,但马上产生多大效益很难说。有一点可以肯定,有了奥运入场券,今后进入别的门槛相对容易了。

  中国现有一万多个场馆,体育场馆有一个概念,定期要更新。奥运会以后,中国最起码还要建很多体育场,你想想,如果鸟巢用了国外的品牌,这些体育场馆最起码有一大半就会用国外的品牌;那我拿下鸟巢了,我基本上可以封掉他们的嘴,不能再说我们的产品不行拒绝我们。将来一万多个场馆更新换代,最起码我为整个中国音响行业进入大型体育场馆打开一条血路,开启了那扇门。

  中国商界:您的下个主攻目标是什么?

  王锐祥:要做的事很多。这半年来我一直在中国和加拿大两头跑,为温哥华冬奥会的事情。此外,也在积极筹备进入广州的亚运会、上海的世博会、山东的全运会,还有伦敦的2012 年奥运会,等等。我想通过我们专业音响让世界知道我们中国也有好的产品,改变我们国人对国产产品的认知。

  中国商界:在品牌建设方面您有哪些考虑,比如,如何利用奥运商机开展一些大的推广活动,借助品牌影响力拓展产品领域和规模等。

  王锐祥:就目前的情况看,现在的事情我都忙不过来。本来很想做一个跟老百姓有关系的产品,但一直都没有找到切入点和时间,因为牵扯到很多东西,要有人才和资金,有很多方面要跟上。我们现在还是踏踏实实做好现在的事情,重头戏是做好奥运会。

  就品牌建设而言,接下“鸟巢”扩声系统工程是打造LAX国际品牌的第一步,增强国人对国产品牌的信心才是国产品牌最艰巨的任务。我认为,一些中国人不爱用自己的品牌,除了崇洋媚外的原因外,更主要的是中国产品自身不重视品牌建设。只有培养起人们对民族品牌的信心,这种现状才能改变。国际知名专业音响品牌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和发展,已拥有技术、资金、人才等三大优势。而只有十几年发展历史的国产专业音响企业,要想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不是哪一个企业和个人能够做到的,更需要主管部门、行业协会、企业及从业人员同心合力。

  我觉得2007到2010年,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是非常重要的时期。北京奥运会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有可能会在全世界诞生一个新品牌的机会;如果我们没有这次机会,可能再过三十年,我还是在这个行业混碗饭吃而已。所以我们很珍惜这几年宝贵的时光,我要集中把我的工厂搞好,把我的研发和市场推广搞好,这几方面的工作我是刻不容缓的。

  今后,锐丰音响将继续加大研发力度,进一步提高产品以及服务质量,务求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最周到的服务,将LAX真正打造成优质民族品牌的典范,成为为人称道的国际品牌。

  中国商界:锐丰是不是已经有了清晰的国际化路线,签约奥运后有怎样的规划?

  王锐祥:国际化是双刃剑,既可以扩大国内市场,也可以在国外市场上开疆辟壤。在专业音响行业,以前都是欧洲企业的天下,中国品牌走向世界不仅面临技术上的障碍,也有很多非技术类的障碍。将来锐丰计划在境外寻找合作伙伴,引进先进技术,并且在海外成立研发中心,也有可能在国外投资设厂。

  中国商界:听说签约鸟巢后您获得了很多荣誉,您对这些荣誉怎么看?

  王锐祥:今年省里推选我当了“广东五四青年”、还在参选“广州市十大杰出青年”等,依我看,这只能鼓励我更坚定地多做一些事情。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讲,我只做了一点,而且这些是我想做的,应该做的事情。这些荣誉不管给与不给,反正我都要坚定做好分内的事。当然,荣誉也表示政府和社会对我工作的认可。

  中国商界:听说您一直热心公益事业,目前资助了600多名少儿读书,为社会各项公益事业捐赠财物价值数百万元。您怎么评价一个企业家的社会责任?

  王锐祥:在社会公益事业方面我做得还很不够,有很多企业家比我做得多很多。改革开放初期,国家给了广东很多很好的机会,有那么好的商机,很多人赚了不少钱,成了有钱人。我总在想,现在该是大家回报社会的时侯了。如果我们不能利用手中的钱来做点事的话,那广东就是站着一帮守财奴了。当然,回报社会也不一定非做公益事业,我只是希望大家除了有钱之外还能够干事,不能光看着这些钱呀。欧美和日本各个行业里有这么多的品牌,什么服装啊、化妆品啊,鞋子、眼镜、汽车品牌啊,这些其实就是他们的父辈,祖辈,一代一代做起来的。要是我们这代人不努力,那将来我们的子孙后代做什么呢,总不能帮人家国外品牌打几辈子工吧。”

 
 
(来源:《中国商界》杂志)
 相关链接:
 
23岁的“富二代”六年的“老网商”   2009/09/22
北川,我还会回来   2009/07/02
盛开在突尼斯的志愿之花   2010/02/04
首都交警保卫“两会”素描   2010/03/15
“90后”小将上演神奇一刻   2010/02/22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