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志愿服务,让我充分认识到了...
·
两会新热点:聚焦“蚁族”群体
·
张念利:肯学肯钻的“状元郎”
·
大爱无言写青春
·
“我的另一条道路”
 热点人物
 
·
布衣文人李云舟的平凡生活
 
 
翱翔太空的“苏州龙”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9年07月01日
 

  费俊龙,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特级航天员。汉族,江苏昆山人,1965年5月出生,1982年6月参军,1985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空军某飞行学院飞行技术检查员,安全飞行1790小时,为空军特级飞行员。

  1998年1月费俊龙入选我国首批航天员,经过多年的航天员训练,完成了基础理论、航天环境适应性、专业技术等8大类几十个科目的训练任务,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航天员专业技术综合考核。 2005年6月,入选神舟六号飞船载人飞行乘组梯队成员。

  2005年10月12日,费俊龙与聂海胜乘坐我国自行研制的神舟六号载人飞船成功进入太空,顺利完成各项空间实验活动,于10月17日安全返回地面。同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授予费俊龙、聂海胜“英雄航天员”荣誉称号,并颁发“航天功勋奖章”。现为正师职,大校军衔。

  2005年10月之前,无论是在昆山,还是苏州,乃至全国,很少有人知道“费俊龙”这个名字,更不知道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这年10月12日上午9点,戈壁深处的东风航天城发射场,长征二号F型火箭在惊雷般的轰鸣中,载着“神舟六号”飞船扶摇直上。14分钟后,费俊龙从太空中传来的第一句话 “感觉良好”,伴随着他略带昆山口音的声音,神舟六号飞船进入了预定轨道――那一刻,太空迎来了第一位苏州访客。

  从阳澄湖畔的捉蟹少年,到挥洒蓝天的飞行员,再到翱翔太空的航天英雄,费俊龙的足迹越走越远,但他的身上,始终保留着江南水乡特有的那种质朴平淡的本色。

  升空日行八万里费俊龙在家里排行老三,上面有两个姐姐,所以长辈们都叫他“三囡囡”,把他当做心肝宝贝。在家人的眼中,费俊龙还是那个喜欢捉蟹的“三囡囡”。

  生于阳澄湖畔的费俊龙,家门口的小河浜是他小时候的乐园,他经常和二姐费美珍比赛游泳。他游泳很快,没几下就能游到对岸,爬到岸上笑还在水里的姐姐了。费俊龙还有一手捉蟹的本事。少年时代每逢秋天,他都背着一个篓子下地,用铅丝把水渠里的螃蟹从烂泥里挖出来,他最厉害的记录是在1小时内抓了10斤大闸蟹。

  说起“三囡囡”,父亲费长宝眉飞色舞:“俊龙蛮听话,从小不调皮,懂事、孝顺。大约10岁左右,俊龙跟邻居家的小伙伴一起出去玩,别人的小孩子偷人家地里的西瓜,俊龙不偷。“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是二姐分。不管二姐怎么分,俊龙都没有意见。二姐怎么分,他就怎么吃。我们很宠儿子,但俊龙从不利用我们的宠爱,与姐姐们抢东西。他从不让我们操心,邻居们都很喜欢他。”费俊龙十几岁的时候,就经常背麦子、背稻穗甚至还去背河泥挣工分,一天下来只能挣三四个工分,他是边上学边挣工分。虽然干的体力活很繁重,但他很细心,办事不毛糙,全身上下没有一条疤痕。“当时招考飞行员非常严格,身上有一条伤疤都不行,”大姐费美琴庆幸地说,“也多亏了他细心。”

  离家20多年,但费俊龙始终忘不了家乡的大闸蟹,他每次给家里打电话,基本上只有三句话,前面两句是“爸妈的身体好吗,外甥学习好吗,”第三句是“姐姐的螃蟹生意好吗”。费长宝知道儿子喜欢吃蟹,每次秋天去北京探亲,他都要带上一篓自己亲手养的正宗阳澄湖大闸蟹。

  费俊龙很少有机会回家,但无论在哪里,他都会时刻关注着家乡的消息和家乡的变化。在中国航天城里,办公用的纸张是“昆山造”,每当费俊龙拿在手上,都会生出一份特别的亲切感。“神舟”系列飞船中,有许多高、精、尖产品也是“昆山造”,家乡对祖国航天事业的贡献,更令费俊龙感到自豪。

  寂寞费俊龙――

  戈壁深处的青春岁月

  1982年4月,部队到昆山征召飞行员,费俊龙自作主张地报了名,被航校录取后才告诉家人,爷爷得知此消息后,为了留住孙子,赶忙跑到学校,要求费俊龙当着他的面撕毁那份通知书。费俊龙对爷爷说:“我已经18岁了,周总理14岁就离开家乡参加革命,我比周总理那时大多了。”

  费俊龙参军四年之后第一次回家,费长宝到火车站接儿子,竟然不认识儿子,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后来是儿子发现了他。原来,费俊龙当兵之前皮肤很白,当兵之后晒得很黑,连家人都认不出他了。

  参军至今,费俊龙回家探亲的次数屈指可数,费长宝曾经说,这个儿子算是“卖给国家了”。

  1988年,经过别人介绍,费俊龙认识了北京姑娘王洁,那时,他在甘肃张掖的空军某部服役。两人一见钟情,迸出爱情的火花。

  之后的800多个日子里,费俊龙在荒凉的西北大漠,王洁在繁华的首都北京,每个月两封信,他们靠鸿雁传书延续绵绵深情。1990年春天,他们第二次见面了。见面后,两个人一致决定:结婚。举行过简单的婚礼后,费俊龙回到了甘肃,王洁依然留在北京。

  1990年5月,王洁首次到张掖探亲。火车到了张掖,车站连个房子也没有,只有一块写着“张掖”两个字的水泥板。她在一个用推土机推出来的广场上站了3个多小时后,才有车子接她去部队驻地。驻地海拔太高,在那儿连饭都做不熟,甚至在5月份还会下鹅毛大雪。费俊龙怕王洁接受不了,可王洁笑得很开心:“好多年没看到这么大的雪了。”

  看到丈夫在如此艰苦荒凉的地方工作,王洁下定决心:一定要到他身边照顾他。她放弃了北京来到张掖,在北京注销户口时,派出所的民警们很不理解:“西北有那么好吗?”

  王洁入伍后,两人虽解决了两地分居问题,但一年里总有半年时间,费俊龙不在家。

  1998年,费俊龙在全军上千名优秀飞行员中,被国防科工委选拔进中国航天城,成为中国第一批航天员集训队员。他和妻子儿子一家三口人住在航天城里,但只能在周末才能团聚。

  少年时代的费俊龙,留给同学的印象是:活泼开朗,多才多艺,不仅写得一手好字,唱歌和跳舞也很有天赋。但如今,同学们觉得他有些“刻板”,不苟言笑。只有少年时代的同桌傅惠民能理解他――当年,傅惠民和费俊龙一同入选空军部队,他深知军旅生活的枯燥,而航天员训练比飞行员更枯燥。“你老公不是你的,只属于你十分之一。”傅惠民曾经这样在电话里跟王洁开玩笑。

  激情费俊龙――

  四个“太空翻”惊艳世界

  2005年10月,费俊龙终于结束了多年的“隐身”状态,因为入选“神舟六号”航天员梯队,他的名字一下子广为人知。

  10月12日凌晨5时40分,风雪中的东风航天城,费俊龙、聂海胜踏上飞天征途:“总指挥同志,我们奉命执行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准备完毕,请指示。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航天员费俊龙、聂海胜。”“出发!”载人航天工程总指挥陈炳德庄重有力地命令。

  9时整,长征火箭点火,戈壁震颤。此时,本报特派记者在距离发射架4000米的地方,目送这位苏州老乡飞向太空。几秒钟后,火箭钻进厚厚的云层,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但空中,闷雷般的巨响仍滚滚而来。

  此时,昆山巴城镇费俊龙的家里挤满了人,大屏幕电视机直播着神六发射,费俊龙的妈妈钱阿玲突然泪流满面地扑向电视机:“心肝宝贝!心肝宝贝!让我抱抱你!”

  飞船入轨后的第三天下午4时30分,在距离地面345公里的太空中,费俊龙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在狭小的船舱里,他用双手撑住船舱中的两个固定物,蜷曲身体,小心翼翼地做了一个前滚翻。

  3分钟里,费俊龙一连翻了4个筋斗。中国神话中就有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传说,费俊龙这四个筋斗,在地面亿万中国人眼中,就如同传说变成现实一样令人振奋。

  “国外的航天员在空间站做过前滚翻。我想,试验一下,对我们的训练水平会是个很好的检验。这样会不会引起身体不适,会不会出现太空运动病,会不会影响飞船的状态,我们还没有经验。”费俊龙事后说,他对自己的身体特别是前庭功能有把握。

  2005年10月12日至17日,在神舟六号为期5天的太空飞行中,费俊龙和聂海胜环绕地球飞行77圈,行程325万公里,其间首次穿越轨道舱与返回舱,顺利完成一系列空间科学实验。

  在中国载人航天事业承前启后的关键一步中,两位航天员发送上百条指令准确无误,操作上万个动作无一差错。对此,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王永志用“完美无缺”四个字评价两位航天员的表现。

  2007年,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行星提名委员会批准,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9512和9517两颗小行星,分别命名为费俊龙星和聂海胜星。

  淡泊费俊龙――

  “不要麻烦政府”成家规

  费俊龙的父母拥有一幢别墅,这是“神舟六号”成功发射后,昆山市委市政府奖励给他们的,但3年多来,他们依然住在费家浜村的老房子里,别墅一直空关着。钱阿玲说,老房子住惯了,如今家里条件也不差,住别墅反倒觉得“勿适意”。“那时候,还有一个房地产开发商要送我们一幢别墅,当时就被我们给谢绝了,政府奖的这套收下了。”费长宝说,后来,还陆续有人向他们赠送厨卫用品、免费终身保健、磁疗枕头,夫妻俩都婉言谢绝了,“俊龙一直关照我们,不要给政府添麻烦。俊龙能有今天的成就,感谢党和政府,没有党和政府,就没有费俊龙的今天,主要是党和政府培养的结果。”

  在巴城镇众多的蟹庄中,费俊龙的姐姐、姐夫们经营的“美龙舫”并不起眼,他们和其他的大闸蟹养殖户一样,每年春夏专心养蟹,到了秋冬两季,蟹楼才开始营业。

  在其他蟹庄老板看来,费俊龙的两个姐姐简直就是“阿戆”,“要是扛出费俊龙的牌子,生意不要太好啊,”一位老板说。

  费俊龙二姐夫黄建明说,费俊龙很关心家里的螃蟹生意,但这个关心也只是希望他们多卖点蟹,“从来没有想过利用其他关系。”现在不光姐姐、姐夫要忙着养殖、销售,就连年逾古稀的费长宝夫妇也要天天下塘喂养螃蟹,和其他人家没有什么区别。“不要麻烦当地政府”,费俊龙自己带头做到这一点,除了因公回昆山,每次他回乡探亲,总是“悄悄地进村”。

  去年10月,“神舟七号”任务结束后,费俊龙应母校的邀请回昆山参加校庆活动,从那以后至今,他没有回过老家,费长宝依然不知道儿子在忙什么,对此他早就习惯了。

 
 
(来源:姑苏晚报)
 相关链接:
 
23岁的“富二代”六年的“老网商”   2009/09/22
北川,我还会回来   2009/07/02
盛开在突尼斯的志愿之花   2010/02/04
首都交警保卫“两会”素描   2010/03/15
“90后”小将上演神奇一刻   2010/02/22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