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中国青年志愿者17年一路走来
·
获奖志愿者“微博”
·
转岗去祖国北疆最艰苦的地方
·
“状元”方文墨:把机器当“...
·
良好凝聚力成就“明星班级”
 热点人物
 
董福利:中国轮椅网球第一人
·
刘嫣静:守护特殊儿童的天使
·
中国轮椅网球第一人
·
贵阳第一女特警
·
乒坛女皇美丽转身
·
铁路神探陈建林
 
 
“潜力生”生存状况调查(下)
 
特训机构能否拯救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11年07月08日
 

  有一组这样的统计数据:在中国,2404.2万青少年患有网瘾;4.2%的青少年有严重心理问题;115万青少年有“不良或严重不良行为”。这个人群的庞大让人触目惊心。

  每一个这样的青少年背后,都站着一对伤心欲绝而又绝望无助的父母。

  但面对特殊青少年群体再教育这一块大蛋糕,有些特训学校“铤而走险”,一方面收取学生天价学费;另一方面,用电击疗法、体罚、强军事化训练等暴力手段教育学生。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南方某省一特训学校(已倒闭),其当年的“中国教育十大诚信品牌”、当地“十大杰出职业教育培训品牌”等,均是向颁证机构花高价购买来的。曾在某特训学校当心理咨询师的肖老师告诉记者,学校的办学资金部分用于疏通关系,然后极力压缩办学成本,教师和教官都是低薪聘请的没有工作经验的毕业生、社会下岗职工、退伍军人、社会闲杂人员等。

  特训学校趁“机”而生 暴利和暴力并行

  柏文的母亲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有段时间,天天想着儿子的事,谁来救救我的孩子,感觉天要塌下来一样,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柏文是独生子,在家里除了上网,就是睡觉,“有时24小时上网,我叫他去吃饭,多叫几声,他就发火打人。”父母曾经把家里的电脑锁了,网线拆了,柏文就上网吧,一连3天不回家。

  为了约束柏文,父母到处找关系,总算让柏文入伍当了一名武警战士。“可不到一个月就被退回家了”,母亲彻底绝望了,到处打听有没有可以教育好儿子的地方,“我是打114找到这所特训学校的”。

  比较了好几所这类学校,最终柏文的父母选择了南昌这所,因为他们看到这里的学生都蛮开心的,“孩子高兴,心情好,就是教育好了”。怀着这样朴素的想法,柏文的父母拿出自己省吃俭用的3万元,把儿子送进了学校。

  救救这些孩子!不只是柏文的母亲发出这样的呐喊。

  面对社会的大量需求和家长的强烈呼吁,各类民办性质的特训学校应“运”而生,填补着逐渐消失的“工读学校”日益丧失的职能。

  2005年前后,此类特训学校开始在全国各地大量兴起,绝大部分为民办,多由民间人士或社会力量自发成立,区别于有政府背景的儿童救助组织。高峰时期全国多达80余所。

  短短5年间,此类特训学校经历大起大落。目前,全国仅剩30余所,主要集中在北京、长沙、南昌等地。

  暴利和暴力并行,伴生的便是尴尬和乱象:2009年,湖北宜昌少年命丧减肥特训营、8月广西网瘾少年被4名教官打死、南昌阳光我能行学校教官助学员吸毒等安全事件频发,很快山东特训学校电击治疗网瘾被卫生部紧急叫停,紧接着2010年又发生江苏淮安网瘾少年集体出逃、16岁少年在湖南倍腾特训学校离奇死亡等事件,引起社会的强烈关注和声讨,随即,此类学校纷纷倒闭或转型。

  南昌市教育局社管处主任刘文谦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国家已经明确规定不再批准开办这类学校了,但对目前留存的特训学校也不废禁。

  特训学校寻求转变

  张璟,江西师大心理系副教授,研究专业为发展与教育心理学。记者问她,会建议家长把问题孩子送到这类学校吗?她说,不是建不建议的问题,而是这些家长已经没有办法来管教自己的孩子了。 

  “一出问题就蜂拥而来,把我们这类学校批评得一无是处。打死学生是坚决不对的,但不能因为这样就把这条路给断了。”南昌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的创始人吴军豹认为,“对特训学校不能一棍子打死,国家应尽快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和标准措施,以规范这类特训学校,让‘潜力生’获得受教育和关爱的权利。”

  龙悔心理咨询室老师付燕在此已经工作了一年,她是江西师范大学心理系2005级毕业生。她认为这类学校有存在的必要,“如果放任这些孩子在外面游荡,不知道会发生怎样伤害自己和社会的事情”。

  经历了大起大落,这类学校,也从开始的行走学校,再到以药物、气功、电等治疗为重的各类戒网瘾训练营,发展到目前以心理教育为主、军事化训练为辅的特训学校。

  在南昌,仅存3所特殊训练教育学校:南昌创能心理教育专修学校、南昌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南昌鸿杰少年学校。3所学校标示的教育方式都是“以心理教育为主、军事教育为辅”,学习期一般为半年。

  据江西师大心理学院党委副书记江新喜介绍,师大心理学院在这三个特殊教育学校都建立了教育实践基地。

  体罚依然存在,吴军豹说,学校最严重的惩罚就是挨“龙鞭”,对于不听话的学生,教官可以用“龙鞭”来惩罚他们。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链接:
 
“潜力生”生存状况调查(上)   2011/07/08
刘嫣静:守护特殊儿童的天使   2011/07/08
给一种可能多一点呵护   2011/07/05
点评·拥抱   2011/07/06
毕业后 昌平史各庄见   2011/07/07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