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中国青年志愿者17年一路走来
·
获奖志愿者“微博”
·
转岗去祖国北疆最艰苦的地方
·
“状元”方文墨:把机器当“...
·
良好凝聚力成就“明星班级”
 热点人物
 
董福利:中国轮椅网球第一人
·
刘嫣静:守护特殊儿童的天使
·
中国轮椅网球第一人
·
贵阳第一女特警
·
乒坛女皇美丽转身
·
铁路神探陈建林
 
 
码头春秋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11年07月19日
 

2011年6月,三围码头

  周光福在深圳的码头上挑了19年砖。1992年,小平南巡,深圳加速,他28岁,开始挑砖。

  如今,他已47岁,仍在深圳挑砖。

  19年来,他挑的砖超过5000万块,几乎相当于1500节火车车皮满载的重量。

  挑这么多砖,他至少走了15万公里路,相当于绕着地球赤道走了近4圈。

  在深圳的码头上,像他这样的挑夫还很多,最高峰时有上千人。即使现在,仍有四五百人在日复一日挑砖。

  毫不夸张地说,深圳的大小建筑,相当一部分是由码头挑夫的肩头“挑”出来的。

  盖楼的砖都是我们挑的,可是这里不属于我们

  三围码头在深圳西北角,位于宝安区。这里已是城市的边缘,不远处就是珠江入海口。往东南走10多公里,才能进入深圳特区,即所谓的“关内”。

  即便到了三围村街道上,这里的人大多也不知道,在本村附近还有一个码头。只有在最熟悉地形的电动车车主的带领下,才能找到这个不知名的码头。

  一条土路伸进去,码头出现在眼前。这里狼藉一片:泥泞的土路,满地的垃圾,刺鼻的气味,生锈的铁皮房,光膀子的汉子,一切都与深圳这个繁华的城市格格不入。

  黑漆漆的水道中,泊着几条船。其中一条船上装满灰色的砖,20多个挑夫正在从船上往岸上挑砖。

  挑夫们讲,在宝安的福永码头、新和码头、虾山涌码头等四五处,都有像他们一样的挑夫。货船从中山、东莞等地,将砖和水泥运到深圳的码头,挑夫挑下来,再由汽车运到市内各个建筑工地。

  实际上,宝安区是深圳最重要的建材集散地。有人统计过,2008年,宝安区码头的建材货物吞吐量达到1600万吨,占深圳全市供应量的80%以上。

  周光福就在三围码头上干活。他右手拿着一个铁夹子,麻利地夹起4块砖,放在自制的竹架中。很快,两个竹架中放了40块砖。接着,他把一米长的扁担搭在后脖子上,一弯腰,两腿一用力,100多斤重的砖块就离地而起。

  连接船与岸的木板10多米长,颤悠悠的。他一溜小跑冲过木板,麻利地将砖垒起来,又飞跑回船上。挑一趟砖,大概需要两分钟。就在这“方寸之间”,多年下来,周光福挑了5000万块砖,走了15万公里路。

  太阳已经开始烤炙大地。这是6月27日,一早刚下过雨,水汽一蒸腾,潮热熏人。在太阳下站上几分钟,裸露的皮肤就会感到火辣辣地疼。挑砖的人更是辛苦,一会儿工夫,全身就湿透了,像从水里捞出来。

  像这样高强度的活儿,周光福一干就是19年。从1992年起,这个湖南安仁县人就在深圳“挑码头”。

  那年春天,邓小平寄望深圳“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要敢试敢闯”,“你们要搞快一点”。南巡之后,深圳一度人头攒动,各路人纷纷到这里淘金。

  高中毕业生周光福也看准了这个机会。当时他在珠海打工。一天晚上,他偶然在收音机中听到有关深圳的一则消息,便萌生了到深圳的念头。

  “具体什么消息记不清楚了。反正那天晚上,我们几个老乡都很兴奋,信誓旦旦地要到深圳去闯一闯。”周光福回忆说。

  次日,他们开始联系在深圳的安仁老乡。几天之后,他们来到深圳西乡码头。这个码头距三围码头不远,已有800年历史,早先是深圳西部最大的石材集散地。前年,西乡码头整治,周光福他们才搬到三围码头。

  当这个满怀期待的湖南人出现在西乡码头时,眼前所见完全颠覆了他对深圳的想象。

  那会儿,西乡码头周围“到处是农田、水塘和滩涂”。除了西乡镇中心有几条硬化过的路面外,“其余的都是土路”。

  镇里没几栋高楼,最高的“不过七八层”。交通也不方便,打一个电话要走半个多小时。

  不过周光福并不后悔。“大家都说深圳能淘到金,我们也一定有机会。”他安慰自己和老乡。

  许多年过去了,周光福并没有淘到金。他和自己的许多老乡一样,只能干着单调重复的挑砖活儿。 

  一块、两块、三块……5000万块,他还一直在挑。来深圳后,《春天的故事》他听了很多遍,可是他觉得“我的春天没有故事”。

  这些砖,被砌进一栋栋高楼大厦。穿西装打领带的人们频繁在这些楼宇间出入。而周光福,来深圳19年,只是前几年不要边防证了,他才跟着拉砖的车进过一次关内。那一次,大伙儿轮流去卸砖,基本上轮了个遍。很多挑夫和他一样,都是第一次去关内。

  汽车一路直奔深圳著名景点“世界之窗”。一路上,他看到的尽是高楼、拥挤的车流。这时他才见识到这座城市的繁华。

  卸完砖,汽车立即返回码头,他还没来得及看看“世界之窗”是什么样时,“旅游”就结束了。

  当时他没有手机,更没有相机。他直到现在还在遗憾,当时没留个影,好给自己的老父亲看看。

  后来,他不再给汽车装砖,因为“腰吃不消”,于是也就没再进过关内。

  近些年西乡镇变化也很大。水塘被填平了,庄稼地不见了,荒滩上也盖起大楼。偶尔,当周光福到镇里买东西的时候,他会感叹:“盖楼的砖都是我们挑的,可是这里不属于我们。”

  上过高中的他始终记得课本里一首古诗。“有一首叫《陶者》的诗你记得吗?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我们就和陶者一样。”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链接:
 
“到北京上大学”   2011/07/19
“盘锦模式”放大青年创业基金   2011/07/19
四川:“百千万”工程对接青年   2011/07/18
大运志愿者练兵测试赛   2011/07/18
无伤不青春   2011/07/18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