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人物top
 
 
热点人物 |  本网特稿  |  青年资讯  |  网络红人  |  校园风云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村官  |  评论
 
 本网特稿
 
·
志愿服务,让我充分认识到了...
·
两会新热点:聚焦“蚁族”群体
·
张念利:肯学肯钻的“状元郎”
·
大爱无言写青春
·
“我的另一条道路”
 热点人物
 
·
布衣文人李云舟的平凡生活
 
 
唤醒他们,我深感自豪
 
 
中国共青团网  www.gqt.org.cn   2009年06月12日
 

创办“赵广军生命热线”、常年热心帮助困难青少年的广东省广州浚华物业公司房管员赵广军。

  搭公交车有座不敢坐,手机不离手。在朋友眼里,赵广军有两个“怪癖”,不过“怪癖”的根源,正是他强烈的社会责任心。赵广军更是袒露,不少倾慕他的“妹妹”最后都成了他的“干妹妹”。如今,这1200多个“弟弟、妹妹”正造福于社会,而这,也正是赵广军最引以为豪的事。 

  在昨(2007年9月29日)天举行的赵广军先进事迹报告会上,赵广军的朋友、家人以及赵广军自己,用最朴实的语言、最真诚的叙述,生动地再现了赵广军和他背后的故事。

  老朋友眼里:阿军有两个“怪癖”

  “赵广军有两个‘怪癖’。”共青团广州市委宣传部部长助理黄红英这样说。

  黄红英说的赵广军的第一个“怪癖”是,出门乘公交车有位子也坚决不坐。“有一次去外地做志愿服务,我很奇怪地发现广军在公共汽车上特别紧张局促,他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其实每天这样跑来跑去做志愿服务真的很累,但是只要不让自己坐下来就一定能坚持到底。一旦坐下来,他就肯定会呼呼睡过去,而且从来都是一睡就睡到终点站。”

  曾经有位要自杀的青年打赵广军的“生命热线”向他求助,结果他在赶去的公共汽车上睡着了,被司机叫醒后,他却再也打不通那个求救电话。从那以后,广军搭公共汽车,不管多远,他都一直傻站着。

  另一个“怪癖”是,手机总是不离左右。“我发现,无论广军做什么,无论吃饭还是睡觉,无论走路还是坐车,他的手里总是紧紧攥着他的手机,那部自2004年10月以来承载着‘赵广军生命热线’号码的手机。”黄红英说。每天回到家里,赵广军最要紧的事就是给手机充满电。他最担心的就是手机没电了,或是被他弄丢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手机在,人在!人在,热线就在!”

  这两个“怪癖”常让广军很难为情,甚至曾经笑说自己患了“公共汽车恐惧症”和“手机综合征”。“可是,在一旁的我看来,引起这些症状的根源,恰是广军那强烈的社会责任心!”黄红英的一席话,引来经久不息的掌声。

  受助者回忆:我在“游戏中”戒掉网瘾

  赵广军不是一个只会乐呵呵的、在电话里开导他人的志愿者,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他还是游戏的高手,并且在和别人玩游戏的过程中,他有将人从网瘾里拯救出来的“独门秘笈”。

  今年20岁的阿雪是广东教育学院大二学生。两年前,阿雪孤独内向、成绩不好、喜欢打架闹事。阿雪整天整夜地泡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

  有一天,阿雪无意中发现网上有个叫“车神”的和她一样,每天玩到凌晨都不休息,于是给“车神”发了个消息,邀请他一起玩。原来这个“车神”就是志愿者赵广军和他的志愿服务团队,帮助沉迷网络游戏的青少年戒除“网瘾”是他们志愿服务的一项内容,而阿雪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们帮助的对象。“他总是介绍一些朋友给我认识,我的生活丰富了起来。”阿雪说,一有时间,大家就结伴出去打球、爬山、聊天、唱歌,生活比以前充实多了。网瘾也在不知不觉中戒掉了。

  在赵广军等人的尽力帮助下,阿雪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补习,最后终于跨进了大学的校门。 

  阿军真心话:收了这么多干弟妹,开心

  在昨天的汇报会上,赵广军自己讲述了自己做志愿者前后遇到的一些人和事,以及由此产生的感动。

  有一个女孩叫小俪,一直被心底深深的寂寞和孤独困扰着。赵广军说:“她曾经说想跳楼,一死了之。一天晚上,当她再次打来电话时,我就对她说:‘你那么想跳,好,那我陪你一起跳!’当我把她带到楼顶时,她还以为我在跟她开玩笑。我一边喊‘一、二……’,一边拉着她往下跳。”赵广军说,“这一跳果然奏效,她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放弃了跳楼的想法。”

  经过这次“冒险”,小俪把赵广军当作最可信赖的朋友。了解情况后,赵广军和小俪的父母进行了推心置腹的交谈,小俪的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现在小俪已经成为了青年志愿者队伍的一员。

  “军哥”现在已有900多个干妹妹、300多个干弟弟。这1200多个弟弟妹妹回头,将来要给这个社会创造多少东西?这让赵广军太自豪了,“有那么多干妹妹,多开心啊!”

  老妈话阿军:忙完常回家喝妈煲的汤

  赵广军在普通的工薪家庭长大,母亲刘克玲是广州市工商局越秀区分局退休职工。刘克玲说,赵广军小时候常常不回家,参加工作后仍然整天不归家,这让母亲担心极了。直到有一天,一家人经过人民公园,路边突然一群残疾人老远就和阿军打招呼。他们为什么都认识阿军?刘克玲感到奇怪,原来他们是阿军平时帮过的人,并且成了他的朋友。再后来,刘克玲从报纸上看到了一些阿军做的事,更是无比欣慰。

  “我现在最操心的,是他的婚姻。”刘克玲说,赵广军原来有个女朋友,后来分手了。“可能是女孩不能理解阿军吧。他爸爸比我看得开,他总说好人有好报。”

  刘克玲深情地对儿子赵广军说:“爸妈是你牢固的后方!在外面忙完,多点回家,吃妈妈做的菜,喝妈妈煲的汤。”(记者黄楚慧 通讯员郭军勉)

 
 
(来源:广州日报)
 相关链接:
 
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   2010/05/06
我是一个“民间大使”   2010/04/30
团格尔木市市委召开抗震救灾志愿者工作会议   2010/04/29
天峻县开展救助同胞、奉献爱心志愿者招募活动   2010/04/28
格尔木市组织青年志愿者积极参与抗震救灾工作   2010/04/28
 
 
中国共青团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        E-mail:gqt@gqt.org.cn
地址:中国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    邮编:100051
京ICP备10020375号